草莓视频ios下载

當前位置:>> 二級網站>> 科研網>> 科研資訊>>正文內容

尤靜波:論流行音樂的概念及其文化特征

作者:尤靜波 来源:《人民音乐》 点击: 發布時間:2017年03月22日

  

 

 

  2014年11月8日,由南京師範大學音樂學院和數家藝術院校音樂學院及中國音樂家協會流行音樂學會共同主辦的“‘中國流行音樂現狀與發展趨勢’焦點問題研討會”在南京師範大學召開。研討會邀請了30多位學者、教授參會,對中國流行音樂的現狀與發展趨勢進行了討論。

  筆者作爲受邀者之一參加了本次會議,在會上諸位學者都闡述了自己的獨到見解,從多個角度論述了與流行音樂相關的問題。會後筆者對此次會議的發言進行了思考。筆者認爲,當下最重要的問題是要搞清楚“什麽是流行音樂”的問題。這個問題不搞清楚,後續的研究可能會失去方向。同時也要弄清流行音樂的文化特征,這對後續的流行音樂研究也具有導向意義。

  在會上,南京師範大學音樂學院徐元勇教授提出:“大家要搞清‘流行音樂’和‘流行的音樂’的區別”。筆者認爲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這兩者的界限若分不清楚,對流行音樂研究將是一個很大的阻礙。

  徐元勇教授提出“流行音樂”是專有名詞,而“流行的音樂”中的“流行”是形容詞。筆者非常贊同徐教授的觀點,並對其進行了進一步思考。筆者認爲要想搞清楚什麽是流行音樂必須要區分這兩者的關系。

  筆者認爲,流行音樂有“狹義”和“廣義”之分。“流行音樂”作爲專有名詞,它是狹義的概念;而作爲“流行的音樂”來理解則是廣義概念。而當下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引發大家討論的流行音樂,主要是指狹義的概念,即當下被大衆廣泛接受的,以流行歌曲爲主要表現方式的近現代流行音樂。因此,要想搞清楚什麽是流行音樂,首先要爲流行音樂的概念進行定義。

  一、流行音樂的狹義概念

  流行音樂是19世紀下半葉,隨著現代工業文明的興起而發展起來,並于20世紀逐漸走向繁榮的一種具有都市性、商業性和大衆性特征的音樂文化。筆者認爲,流行音樂是都市中的民間音樂,它的發展以都市爲中心,但又具有自娛自樂、口耳相傳等民間音樂的某些特征。

  作为一个专有名词,流行音乐于上世纪20年代从欧美传入中国,是英文Popular Music的意译。从英文释义来看,它是一种流行的、大众的、通俗的、为一般人接受的、受欢迎的音乐。据此,流行音乐是一种具有社会普及性的通俗音乐,是容易在社会上产生广泛影响的大众音乐。

  具体来讲,流行音乐是一种融合了欧洲白人音乐和非洲黑人音乐,以美国为中心而逐渐发展起来的音乐体系。换而言之,流行音乐是由布鲁斯(Blues)、爵士乐(Jazz)、摇滚乐(Rock’ N’ Roll)、索尔音乐(Soul)等美国大众音乐架构起来,并从中派生出来的音乐体系,可以泛指Jazz、Rock、Soul、Blues、Reggae、Rap、Hip-Hop、Disco、New Age等20世纪后兴起的都市化大众音乐。因此,流行音乐研究必须立足于美国大众音乐体系,若脱离这个体系,我们的研究语境就会孤立于世界流行音乐主流阵营之外。

  二、流行音樂的廣義概念

  如果將狹義的“流行音樂”概念搞清楚了,那麽廣義的“流行音樂”概念也就隨之清晰。筆者認爲廣義的流行音樂就是“流行的音樂”,是包括狹義“流行音樂”在內的,各時期在社會上廣爲流行的音樂。基于這個概念,唐詩、宋詞也可看做是廣義概念上的流行音樂;貝多芬的《致愛麗絲》也是流行音樂;《梁祝》那就更是流行音樂了,而且是世界級的流行音樂。

  流行音樂的廣義和狹義界限一旦劃清,流行音樂的研究方向就會清晰很多,至少我們知道我們所研究的流行音樂可否立足世界。如果這個概念不清,大家都關起門來將唐詩、宋詞作爲流行音樂來研究,這將很難融入世界流行音樂研究的主流領域。

  三、流行音樂的文化特征

  “二戰”前流行音樂的主流陣地是美國,“二戰”後隨著世界新格局的形成,流行音樂在世界範圍內産生重要影響,並以美國爲中心形成世界流行音樂發展圈,逐漸形成一種以美國大衆音樂形態爲基礎,與各國民族音樂文化相融合的一種多元性流行文化。換而言之,流行音樂作爲一種以美國大衆音樂語言爲基礎的音樂文化,走到中國因融入中國文化而成爲中國流行音樂,走到日本因融入日本文化而成爲日本流行音樂,以此而論,英國、德國、巴西、韓國……,世界流行音樂的面貌因此而改變。隨著流行音樂的全球化發展,它的文化含義日益寬泛,從而逐漸形成一種以美國大衆音樂形態爲統一標准,但又具有各民族文化特色的世界流行音樂文化體系。

  1.都市性

  流行音樂是都市中的民間音樂,它的發展以都市爲中心,但又具有全民化的大衆傳播特點。縱觀世界流行音樂的曆史,其發展中心主要都集中在都市。

  都市代表著先進的生産力、文化、科技水平和生活方式,都市一般都是地區經濟、政治及文化中心。都市大衆的生活水平相對較高,他們的物質條件比較充裕,因此對精神生活具有較高追求,而流行音樂所反應的題材和內容正是各時代大衆生活與情感的寫照,因此非常符合都市大衆的精神需求。因此,流行音樂的生長環境都以都市爲中心。

  例如,爵士樂發源地新奧爾良是美國路易斯安那州首府,美國鄉村音樂發源地納什維爾是田納西州首府,搖滾樂的發源地孟菲斯是田納西州的第二大城市,以及芝加哥、紐約、洛杉矶這些都市均因具備都市化特征,因而先後成爲美國流行音樂的發展中心。美國流行音樂史上的重要潮流,幾乎都離不開以上這些城市。

  再如,中國流行音樂爲何源于上海?因爲20世紀20年代上海是當時中國最具國際大都市面貌的城市之一。因大衆生活水平較高,受到歐洲音樂和美國大衆音樂的影響,市民的文化生活開始流露出現對流行音樂的需求,因此流行音樂在上海誕生。此後,香港、北京、廣州等地陸續成爲中國流行音樂發展的中心城市,也都因爲這些城市的都市化特征爲流行音樂的發展提供了土壤。

  由此可見,流行音樂的發展以都市爲中心,並以此向中小城市及農村傳播和擴散。因此,任何一種流行音樂不管其源于何處,若想成爲流行音樂,其必然要經曆從鄉村彙聚到都市的曆程,這是流行音樂形成的必然規律。

  如果當年黎錦晖創作的《毛毛雨》,不是因爲誕生于上海而是在他的湖南老家,若不是融入爵士樂這一美國大衆音樂元素,《毛毛雨》很可能只是一首民間小曲。再如,布魯斯本是美國黑人民歌,原是美國南方黑人在勞動時演唱的民歌,之所以能夠成爲流行音樂,是因爲在某個時期大量黑人湧進城市(進入芝加哥和孟菲斯),布魯斯隨之被帶入城市,在都市中經過幾十年的發展逐漸演變成流行音樂。再如,美國鄉村音樂,原爲美國白人民間音樂,最初只是在南方農業地區發展,後來通過廣播傳進城市,最後在納什維爾找到根據地,在都市中它逐漸從一種民間音樂演變爲具有美國屬性的白人流行音樂代表。

  總之,流行音樂的發展環境離不開都市,只有在經濟、文化都比較發達的大城市中,流行音樂才能夠得以生長和繁榮。

  2.商業性

  流行音樂是一種工業化的音樂商品。作爲商品,流行音樂的生産方在生産音樂産品時,會盡可能的去滿足消費者的需求,同時也將最大程度的從消費者身上獲取利益。因此,流行音樂和市場行爲緊密相連,它的傳播離不開商業化的營銷和推廣方式。特別是在當下市場經濟大潮中,流行音樂的生産和市場需求緊密同步,只有保證市場的前提下,才有可能提高音樂品質和文化內涵,“陽春白雪”的音樂産品很難成爲真正的流行音樂。

  爵士樂和搖滾樂是流行音樂的兩大支柱,在它們發展過程中,一切市場行爲都是圍繞商業目的而展開的。在其誕生之初,都明顯的顯示出了它們的商業性。例如,爵士樂在誕生之初,它是很多樂師的謀生工具。由于爵士樂最初發源于新奧爾良的斯托裏維爾“紅燈區”,後來又在酒吧、夜總會得到發展,因此爵士樂是樂師們出售給妓院、酒吧、夜總會消費者的音樂商品,他們以音樂來換取利益。再如搖滾樂,早期搖滾樂的很多作品都是黑人節奏布魯斯(R&B)的“翻唱版”,而當初唱片公司進行翻唱的目的純粹是爲了贏取商業利益,沒有一家唱片公司是爲了創造搖滾樂而進行錄制唱片的。

  纵观流行音乐的发展历程,各国流行音乐与该国的经济实力是成正比的。在发达国家,流行音乐已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来源。例如,瑞典的ABBA乐队在70年代最辉煌时期,他们为国家创下的财政收益超过了他们的沃尔沃汽车工业;英国的“披头士”乐队(The Beatles)在1965年获得象征英国政府最高荣誉的不列颠帝国勋章,在采访中乐队主唱约翰·列侬认为,其主要原因可能是因为他们的音乐出口量为国家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再如迈克尔·杰克逊,1984年末他从专辑《颤栗者》的销售中赚了3千万,从其他有关“产品开发”中获5千万;1991年,杰克逊与索尼公司签订了价值十亿美元的长期多媒体合同[1]。以上例子说明,流行音乐在物质文明高度发展的今天,它不仅对人们的精神生活产生重要影响,同时也在社会经济中显示出了它的巨大商业价值。

  綜上所述,在流行音樂中隨處可見它的商業性行爲,因此,流行音樂的市場占有率將決定它的發展趨向。嚴格來講,沒有市場的流行音樂産品,很難成爲一件成功的商品。

  3.大衆性

  “流行音乐”的英文Popular Music又可译为“大众音乐”,它乐是20世纪以来大众文化的重要代表形式之一。“大众文化是指民主化、工业化、市场化社会中为普通民众所参与和消费的一切物质、符号、观念和活动。或者简化为一句话,大众文化就是现代社会中普通民众的生活方式”[2],而流行音乐则是现代社会中最能反映普通民众生活方式的音乐形式。因此,大众性是流行音乐非常重要的属性。因为一种音乐若没有大众基础,就不会引起社会的关注和思考;流行音乐在社会上之所以引起巨大影响,引发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首先是因为它的大众性。一首风靡的音乐作品,首先引起社会关注的肯定不是它的音乐技法,而是它的受众数量和受众群体,只有当受众达到一定程度,音乐的价值才会得以体现。若没有受众,谈何文化与内涵?

  流行音樂的發展是隨著現代科技的發展而日益繁榮,它的傳播對象不受地域性和群體性的限制,具有全民化特征。作爲音樂受衆語境下的“大衆”可理解爲沒有受過專業音樂訓練的一般民衆。因此,流行音樂的創作、表演、傳播都應該基于大衆心理的普遍性規律,任何一個地區和時代的流行音樂,若想得到廣泛流行,必須符合該地區的大衆文化背景。即:流行音樂的大衆性受到文化背景的制約。

  爵士乐是美国大众音乐的代表,但它在中国并不大众,那是因为中美文化差异而致;鲍勃·迪伦(Bob Dylan)的音乐在美国尽人皆知,也曾屡获格莱美奖,但因它所歌唱的内容都是基于美国社会文化背景,因此在中国并不大众;朋克(Punk)曾于上世纪70年代在英国风靡一时并在西方社会产生广泛影响,但因其在西方社会制度下诞生,并和当时日益衰落的英国社会背景密切相关,因而引发强烈的社会反叛性,当它传至中国,因其极端的反叛性与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相悖,因而边缘化。周杰伦的“中国风”作品之所以广受中国大众的喜爱,其主要原因是“中国风”的文化语境完全符合中国大众的审美情趣,因而成为具有中国音乐标签的大众文化代表。刀郎和凤凰传奇的音乐也曾风靡中国,其主要原因也是因为他们的文化语境与中国大众审美需求相吻合。因此,流行音乐的大众性是基于本土文化背景而衍生的一种文化属性。

  结 语

  綜上所述,我們現階段的研究應該分爲兩步:第一步需加強流行音樂的本體性研究,即對美國大衆音樂具體形態的研究,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研究美國流行音樂不是目的,而是爲了讓我們更清楚自己的流行音樂和世界的距離;第二步應該擴大流行音樂的研究範圍,加強中國流行音樂的文化研究,包括音樂的人文性、曆史性、社會性、商業性等範圍的研究。立足流行音樂本體之上的本土性研究,是中國流行音樂研究的發展方向。

  鑒于此,我們的流行音樂發展應該立足世界流行音樂大環境,依靠本土性文化力量,融入民族性音樂語言,使我們的流行音樂成爲具有豐富內涵和中國特色的大衆文化標志。這樣我們的流行音樂研究才能成爲世界流行音樂研究領域的重要組成部分。

  參考文獻:

  [1] 钟子林.摇滚乐的历史与风格[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1998:185.

  [2] 刘自雄 .闫玉刚[M].大众文化通论(第二版)[M].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13:15.

  (原載于《人民音樂》2015年第4期)

  
     
  
  
友情鏈接: